Nay,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;
Alas, I cannot smile again:
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
Shouldst weep, and haply weep in vain.
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
I bear, corroding joy and youth?
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
A pang, ev'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?
What is that worst? Nay, do not ask--
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:
Smile on--nor venture to unmask
Man's heart, and view the Hell that's there.
文章請勿轉載

【維勇】Everytime you kissed me 02.

連結:01


HE


*


“所以,你们真要我从23岁那时讲?也不是不行,毕竟刚才都说了那是令我的生命彻底蜕变的一段——矫情一点来说——不平凡的岁月。可是我后来想想那段记忆真的是紧凑又快速,这不是好事,至少如果我什么都讲不出来的话你们不就没有东西能写了嘛。

我刚才说到我抗压性很低这件事情,硬要具体列出一点我个性中的确有所改变的地方也唯有这点了。那段影片现在应该还在Youtube上没被删掉,当然我其实不太清楚他是怎么具体打听到我老家的住址……但这并不重要,反正他看到影片的隔天就出现在我父母所营业的温泉旅馆了。现在想想真是令人不敢置信,朝思暮想的人全裸着出现在了乌托邦盛生,带着他的贵...

【維勇】Everytime you kissed me 01.

HE



“从哪边说起好呢,故事可以切入的点太多太多。养育我的家,童年的芭蕾舞教室,滑冰场每一次的摔倒,以及维克多。

当然不可能是最后者的,从他身上开始的话光是开头的收尾便无从下手了,那该是个多漫长的故事——那该是,多漫长的,我的人生。 

一开始是这样的,温泉旅馆的经营者夫妇在初冬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。小男孩的名字叫做胜生勇利,他善良怯弱、阴沉爱哭,从小在一个健全和乐的家庭成长,丝毫没有承受挫折的抗压力。 

我得负责任地说,很不幸的目前google以及维基上任何有关我的资料全都美化过了,我自己读了也觉得好笑。我四岁开始学芭蕾,指导老师是母亲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