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y, smile not at my sullen brow;
Alas, I cannot smile again:
Yet Heaven avert that ever thou
Shouldst weep, and haply weep in vain.
And dost thou ask what secret woe
I bear, corroding joy and youth?
And wilt thou vainly seek to know
A pang, ev'n thou must fail to soothe?
What is that worst? Nay, do not ask--
In pity from the search forbear:
Smile on--nor venture to unmask
Man's heart, and view the Hell that's there.
文章請勿轉載

My heart was broken into million pieces.
So epic, so wonderful.

【羞水】《Scherzo-Blindspot》(未完)

Summary: 盲点,杰克,他总是在那儿,你该看见的。

Warning: 不怎么快乐,请勿上升真人,有病的是我。


《Scherzo-Blindspot》


*


他背对着电脑,从窗户看见同僚走近的倒影。外头是声色斑斓的街景与汹涌的返乡人潮。不该这么陌生的,他想,手里摩挲着其他后勤工作人员发的红包,里面钱不算多,但到底是一番心意。吃完晚饭之后一部分人先回家了,他则拿着红包与手机回了楼上宿舍。此刻他无心排位,只顾着毫无目的的注视远处,手里攥着的纸袋上奇异的香水味异常刺鼻,具象化起来大约就是窗外这副光影灿然刺眼生疼的模样。

人影走近之后在他的电脑后面呆站着,貌...


慨影懼怕劫不理他遠遠大於劫要殺他,我覺得這甚至包含了當時劫把他從戰場撿回來的雛鳥情節。設想劫撿回慨影之後會怎麼處理他?明顯不可能親自養,一個諾克薩斯小戰俘只會在學習這件事情得到看似公平的待遇,劫還有更多事情要做,不包括親力親為照料這個小鬼。
幼小的諾克薩斯人可以做一個推想:撿他回來是看中他的能力與韌性、培養成對於諾克薩斯復仇的武器,那現在對他無暇理會是否只是因為他不夠強大?從這點看來慨穎對於"變強"這件事情的偏執實在太好理解了。強到讓劫起注意、強到讓劫起殺意,怎樣都好。
因此劫在只派他去取鐮刀的時候他是"欣喜若狂"的,面對劫派來的探子並毫無波動殺了對方的時候...

【劫慎慨】徘徊之影(上)

Warning: 劫慎慨等邊三角,左右順序不變,慨影第一人稱,現AU激情OOC慎入。
外貌以及基礎人設來自於 @远小战 太太的圖片,感謝太太同意我發散。

*

我被劫揍了。

說來有點蠢,我在他的場子駐唱,自己卻喝嗨了。當時我不知道他就是劫,我的老闆,也是灰色的三不管地帶最不可侵略的存在。我騙他我吸(___)毒,他重新看向我的眼神像在說我腦子有洞。現在想想還好當時他身邊沒有保鏢(哪怕他根本不需要保鏢),他把我押著狠揍了一頓,活像是想把我揍出尿來拿去化驗一般。我大概沒尿出來——大概,其實自己也不是那麼肯定,酒醒的時候我被銬在消防栓上,全身上下痛得像被車子來回輾過。路...

【艾連中心】片段

Summary: 潛入傷兵營之前的捏造,趁著創哥還沒打臉。

*

他癡迷於疼痛。

事情是這樣的,你用盡全力、對抗生存本能以自殘,用傷口換取更大的“利益”。當把疼痛跟後者作了連結,一切看起來就不會那麼糟——總會好的,要不了多久。
至於疼痛本身固然是可怕的,想想那些暴露在空氣中的斷裂神經……更年少的時候他猶豫、後悔;當這成為責任的時候卻反而越發簡單。他能夠說服自己這樣的交換百利而無一害嗎?
或許他已經成功了,細細想了想這不是他第一次斷肢,交換的東西不同而已,這甚至令人有些興奮。
這事急不得,他得確保可控的部份萬無一失。在中東的時候他思考過他該如何抑制作用於修復身體的生存本能、能抑制多久,在...

【梅林罗曼】Masterpiece(完)

沒寫後記,這邊說說。

一個是我不小心發錯了博客,箇中原由曲折遂不提,再來就是我本來想寫的東西只有梅林羅曼在看電影時開了開車。

這一切都在我開始想電影該拍點什麼的時候變了,走向調整了一下,但這依舊是一個簡單的故事,我想說的東西基本藉著梅林的口已經說完。

中間數度引用<雅歌>、<傳道書>,魔神柱那句話也是出自原作裡對魔神柱的描述。

最後,所羅門的確是羅曼,當你呼喚羅瑪尼是所羅門王時,他應聲了。


白焰之死:

电影开始,字体流动过去,上面写着主演的名字,所罗门王:罗玛尼.阿基曼、导演:李奥纳多.达文西、编剧:藤丸立香,诸如此类。灯光暗下去,镜头退后,萤幕则...

《阿瓦隆效應/Avalon Effect》REPO

從前給R太寫過閱後心得,本子到手了再來寫一次(。


以下都是我個人體會一家之言,如有錯誤還請指出QwQ

文筆細膩,優美流暢,在不經意間流露出將近於狡黠的特質,平時R太談話的模樣大抵如是,而這等幽默與慧黠恰是國師外在最為直觀的表現。相信不少人都說過R太很像國師了,這邊我便不再加以重複了。

之前提到過R太的梅羅被我個人簡單地分成了三種面向方便拆開討論,而這次我將原本的第三部分"肉欲"撤回,並平分在前二部分之中。

1.

二十篇短篇,其中原著向"明面闡述"的係為梅林之於所羅門/羅曼的愛與死與生。以前說過,力氣不大,後勁很強,係為特點。

另外,部分被...

【燭鶴】林檎之朽(表)

改了點東西,分兩篇發(表/裏)

原作:刀劍亂舞

人物:燭台切光忠/鶴丸國永

分級:NC17

簡介:沒有一天是特別的,光忠,足以銘記的東西都是不存在的。

*

這個空間沒有所謂「四季」,天氣陰晴冷熱端仰賴那一位的心情。鶴丸穿得清涼,早上過了一半天色漸漸昏暗像要下雪,便不得以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。他的右腿昨天才長了回來,期間長谷部一臉隱忍的照看著他,但鶴丸國永老到看得懂隱藏在嚴肅後面的東西是什麼,於是笑得前扑後仰,活像個成功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瘋子。

好玩嗎?壓切長谷部先問,隔了一會兒又問不痛嗎?

鶴丸國永嘲弄又憐憫,遮住了眼睛就像個聖人。他說痛啊,也不好玩,手上卻未曾停止翻弄著截斷了大...

【Unlight|古魯瓦爾多】Unfolding time, the memory of ____

*2017王子生賀,企劃釋出

*復健之作,建議跳過,認真。

*王國主從無偏向,但作者本人偏佐王不可能毫無影響。

事實上他們被困在林子裡已經有一個多禮拜了,真正意義上的孤立無援,但因在冰封的湖畔落腳,緊鄰著水源的關係,古魯瓦爾多依舊帶著一份並不合時宜的氣定神閒。
美景。幾天前兩人來到這一片水域時古魯瓦爾多道,他沉默寡言,僅僅說了二字。威廉庫魯托沒有猜測對方言下之意,卻也在良久之後吐出了長長一口氣。「許久不見如此景色了,當真十分漂亮。」
聞言古魯瓦爾多淡淡的看了對方一眼,猩紅雙眼被冰面反光襯得發亮。
儲備乾糧沒了,他們升的火因為木柴帶著融雪的溼氣而奄奄一息。古魯瓦爾多蹲下身,淺淺鞠起被融化的...

【刀劍亂舞/鶯丸中心】落楓之里(上)


原作:刀劍亂舞
人物:鶯丸,與他生命中某段歲月的過客(大包平、鶴丸、平野藤四郎)
分級:G
簡介:尋找的目的不一定是尋找。
警告:現代AU

*

後來鶯丸接到了一張明信片,上面只寫了兩行字,一行是寄件人住址,一行是收件人的。他知道那是大包平,卻猜不透單單寄張紙給自己的用意。考慮了兩個禮拜之後他辭了工作賣了房子,隻身一人離開了多倫多。初冬的聖安妮峽谷楓葉落得差不多了,只餘零星殘紅。循著地址,他找到了隱蔽在林間水邊的一棟房子,過了許久才回想起自己來過此處。

看似是民宿,但地段非近郊也不是有名的風景區,是以從外頭看來整幢房子散落著沒什麼人煙的空蕩感,與鶯丸之前記憶中的別無二致。

第一次來自然是和朋友,...